长津湖战役,究竟谁才是胜利者?为何有些学者说双方打成了平手?

长津湖战役,我志愿军第九兵团在付出巨大伤亡代价的情况下,创造了“抗美援朝”战争以来全歼美军一个整团的纪录,并迫使美军王牌部队“美陆战一师”经历了有史以来“路程最长的退却”。

此外,通过这次战役,我军一举收复了“三八线”以北的东部广大地区,彻底扭转了朝鲜战局。

从整体战略上来说,我志愿军无疑是取得了重大胜利的!

以至于战后,毛主席还曾高度评价道:“九兵团在极困难条件之下,完成了巨大的战略任务。”

然而,一些学者并非这么认为!

长津湖战役,究竟谁才是胜利者?为何有些学者说双方打成了平手?

他们认为:在整个“长津湖战役”中,我志愿军第九兵团无论是整体态势、还是地形和兵力上,都占有较大优势。

但结果我军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代价,仍未能全歼甚至未能给予美陆战一师重创。因此,这怎么也不能说成是一场胜利。

长津湖战役虽然挫败了东线美军的进攻,但毕竟让处于包围圈中的陆战一师成功逃离了。所以长津湖之战,并不能说成是一场胜利,客观点来说,应该是双方打成了“平手”。

当然,如果仅从歼敌数量的多少、部队伤亡情况,以及是否完成“全歼美陆战一师”的预定作战目标上来看的话,这确实不能算作是一场胜利。

毕竟在此次战役中,我志愿军第九兵团的确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长津湖战役,究竟谁才是胜利者?为何有些学者说双方打成了平手?

根据1988年公布的官方资料显示:长津湖一战,我志愿军第九兵团战斗伤亡人数为2.1万余人,其中阵亡人数为7034人;冻伤减员3万多人;总减员达5.2万余人。

当然了,这个数据并不准确,因为其中第26军和第27军的伤亡数字,是依据第20军的伤亡数字推算出来的。

但我们也知道,第20军在长津湖战役中的任务是负责穿插、迂回,其作战强度要远高于负责攻坚作战的第27军和作为预备队的第26军。

这也就是说,第20军的总体伤亡人数,应该要大于第26军和第27军。所以战后毛主席认为的“减员四万人之多”,才比较符合实际。

那么,作为志愿军第九兵团对手的陆战一师,其减员情况又是怎样的呢?

根据战后美军公布的资料显示:从10月26日至12月15日,陆军一师的战斗伤亡总数为4418人,其中604人在战斗中阵亡,114人死于重伤,192人在战斗中失踪,3508人在作战中负伤;

另有7313名非战斗减员,大部分属于轻度冻伤或消化不良,但他们很快就归队了。此外,陆战队还有8名飞行员被击毙,4人失踪,3人受伤。

此次战役中,陆战一师共减员11000多人;如果加上美军陆战七师和南朝鲜军的话,那么其总减员大概在14000人左右。

所以仅从歼敌人数和伤亡数据上来看,我志愿军第九兵团确实不能算取胜!

长津湖战役,究竟谁才是胜利者?为何有些学者说双方打成了平手?

此外,从是否达成作战目标上来看,我志愿军第九兵团在付出巨大伤亡代价的同时,也没有完成“全歼美陆战一师”的预定作战目标!

虽然我军可以说:我们全歼了美军的一个整团,并且在大战略上取得了胜利。

但美军同样也可以说他们创造了奇迹:中国军队10多万人围歼他们2万多人,最后竟然让他们大部成功撤离了,这难道不是一个“奇迹”吗?

所以,如果单从歼敌数量的多少、部队伤亡的情况,以及预定作战目标这三个维度上来看的话,我军确实不能算胜利。

但你要知道的是,评价一场战役的胜与败,除了要看歼敌数量的多少、伤亡情况、及战斗目标的完成度以外,最重要的是要看该战役有没有达到交战双方的战略目标。

所以,想要解决我志愿军第九兵团究竟有没有在长津湖战役中取胜,或是与对方打成所谓的“平手”,只需看一下第九兵团是否完成了我方的战略目标就可以了!

长津湖战役,究竟谁才是胜利者?为何有些学者说双方打成了平手?

首先从第九兵团达成的战略任务上来看!

“长津湖战役”,作为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对整个战局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此次战役中,第九兵团在东线战场与敌人鏖战,有力地配合了西线志愿军在清川江一线的反攻,并将整个战线由朝鲜北部推进至平壤——元山一线,扭转了朝鲜战局,使其成为朝鲜战争的“拐点”。

这么说可能有点官方和抽象,我们可以简单概述一下当时的战争局势:

美军自1950年9月15日“仁川登陆”以来,其兵锋直逼鸭绿江。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一路向北进犯,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相继攻占了包括平壤在内的朝鲜北部大部分地区。

而在我志愿军正式入朝作战前,“联合国军”侵略的铁蹄已经进抵中朝边境——鸭绿江边。

第一次战役过后,我军把敌人从鸭绿江赶到了清川江以南,一举粉碎了敌人妄图在“感恩节”前占领朝鲜全境,结束朝鲜战争的计划。

尽管在第一次战役中,我军歼敌万余人,但敌人的战斗力并未受到多大影响,因此在稍加整顿后,又开始集结重兵卷土重来。

长津湖战役,究竟谁才是胜利者?为何有些学者说双方打成了平手?

按照麦克阿瑟的部署:此次北犯分兵两路,东线由阿尔蒙德少将指挥美军第10军和南朝鲜第一军,总计10万余人的兵力;西线由沃克中将指挥美第八集团军和南朝鲜第二军,总计12万余人的兵力,同时向北进犯。

麦克阿瑟妄图想利用东线美军第10军队,向北朝鲜的临时政府“江界”实施迂回进攻,以此来切断我军后方交通线,之后与西线美军第八集团军会合,从而构成对我西线志愿军主力部队合围之势。

果真如此的话,我志愿军主力部队很可能就会陷入被动之局面,其后果不言而喻。

更要命的是,当时负责东线防御的只有我志愿军第四十二军的两个师,3万人左右,跟10万武装到牙齿的敌军相比,实在是少得可怜。

第九兵团入朝后,开始对东线的“联合国军”展开攻势,并一举将美军第10军击退。

长津湖战役,究竟谁才是胜利者?为何有些学者说双方打成了平手?

图 | 麦克阿瑟

尽管在此战中,第九兵团损失惨重,但却在很大程度上保障了西线志愿军部队后方补给线的安全,并且“联合国军”日后再也没有踏入过朝鲜的东北部地区。

所以,从一定程度上来说,“长津湖战役”永久地将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彻底逐出了朝鲜东北部,打开了东北部的战线困局,永久性地消除了敌军对北朝鲜临时政府江界的威胁。

此外,长津湖战役的胜利,还极大挫败了麦克阿瑟从东线合围中朝联军的企图,极大保障了我西线志愿军大后方的安全,一举粉碎了麦克阿瑟那所谓的“圣诞节攻势”。

所以你看,长津湖战役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是有着相当重要的历史地位和作用的,并非是某些人口中说的那样——“长津湖战役,敌我双方打成了平手。”

长津湖战役,究竟谁才是胜利者?为何有些学者说双方打成了平手?

更重要的是,长津湖战役的胜利,也证明了我人民军队是能够战胜装备精良的美国军队的,这也为接下来的诸多战役、战斗积累下了很多宝贵的经验。

比如我第九兵团在极度严寒的条件下,就一举全歼了美军著名的“北极熊团”,即美军步兵第七师第三十一团,并缴获该团团旗,沉重打击了美军的士气。

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是抗美援朝战争期间,我军首次成建制地歼灭美军团级以上作战单位的战例。

所以,从军事战略任务的达成上来看的话,我志愿军第九兵团无疑是胜利了的。

如果你觉得还不够,那么我们再从第九兵团达成的政治战略任务上来分析一下!

长津湖战役,究竟谁才是胜利者?为何有些学者说双方打成了平手?

长津湖一战,美军那支号称自创建以来就“未尝败绩”的美陆战一师损兵折将上万余人,并且还经历了自建立以来“路长最长的退却”,这给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的士气带来了不小的打击。

幸运的是,美军陆战一师最后逃离了我军的包围圈,不至于一丢到底,若是我军后勤补给跟得上,那这支号称美军的“英雄部队”,恐怕就得从美军序列中永远消失了。

以至于《新闻周刊》都曾评价此战是“美国自珍珠港事件以来遭受到的最大的挫折!”

当美军陆战一师从朝鲜东线战场死里逃生的消息传到总统杜鲁门的耳朵里后,他曾“欣慰”的说道:“这是我有史以来收到的最好的圣诞礼物。”

杜鲁门之所以这样说,一方面是陆战一师没有被志愿军全歼,政府的“脸面”保住了;

另一方面,则是“联合国军”在第二次战役东西两线的败退让他感到十分地不安,尤其是东线长津湖战役中陆战一师的败退。现在陆战一师终于逃出来了,这也让他久悬已久的心暂时得以放下。

不得不说,杜鲁门的这句“欣慰”之言,其讽刺意味还真是挺足的!

长津湖战役,究竟谁才是胜利者?为何有些学者说双方打成了平手?

但对于我军来说,长津湖一战,却打出了我们的军威和国威,在给予敌人极大震慑的同时,也打出了中国在世界的大国地位,赢得了全世界各国,尤其是第三世界国家的尊重。

比如在第二次战役结束后,斯大林看到战报时,就曾激动地流下了眼泪,说道:“必须迅速在1951年3月前完成中国同志36个步兵师的全部装备订货,还要立刻送去3000辆卡车。”

在当时,整个苏联社会都对我志愿军能用如此劣质的武器装备打败“联合国军”感到钦佩。

我国著名经济学家、人口学家马寅初先生,当时正在东欧参加“保卫世界和平大会”,当志愿军收复平壤的消息传来时,与会的几千名世界各国代表一边鼓掌、一边高呼着“新中国万岁”、“毛泽东万岁”,时间竟然长达10多分钟之久。

此外,此次战役之后,日本人对中国人的印象全线改观,原来的一些轻蔑性语言也一夜之间全部消失,就连关押在沈阳战犯管理所的日本战犯,也开始真心实意地接受改造。

回到50年前,“八国联军”2万人的军队,就击败了拥有200万大军的清政府,逼得慈禧太后带着光绪皇帝“北狩西安”;

而短短的50年后,新中国刚成立一年,我人民军队就能主动迎战,杀出国门,在异国战场上击败了16国联军,这在全人类历史上绝对是一个了不起的奇迹。

长津湖战役,究竟谁才是胜利者?为何有些学者说双方打成了平手?

对于此次战役,美国人自己说得更直接:“美国传统的理想和正义观都被中国的大军粉碎了。美国人大概从未受到过如此严重的创伤和挫折。”

还有那个狂妄自大的“烟斗将军”麦克阿瑟,也在一夜之间改变了他对中国和中国军队的认知,他说:

“必须从这样一个观点来看待这个问题,在完全新的情况下,和一个具有强大军事力量的、完全新的强国进行一次完全新的战争!”

此外,长津湖战役后,也迫使“联合国军”开始考虑停火谈判事宜,这为后来的朝鲜停战谈判奠定了胜利基础!

长津湖战役,究竟谁才是胜利者?为何有些学者说双方打成了平手?

西线战役和东线“长津湖战役”所组成的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沉重打击了“联合国军”的嚣张气焰,彻底扭转了朝鲜战争的局势,同时也为后来的停战谈判奠定了基础。

而“长津湖战役”作为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已基本实现了其政治价值。

所以总的来说,“长津湖战役”中虽然我志愿军第九兵团损失巨大,且也没有完成“全歼美陆战一师”的预定战斗目标,但就其达成的战略任务和政治战略任务上来看,我第九兵团依然是名副其实的“胜利者”。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有些学者评论长津湖战役敌我双方“打成平手”的说法,是不准确的!

他们只是站在纯学术、或单一层面去看待这场战役,并没有从全局着手,而这样得出来的结果,也只是片面和粗浅的!

本文来自:  朱 盼 投稿,不代表【品历史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six.cn/505.html

(0)
上一篇 2021年11月22日 下午3:16
下一篇 2021年11月22日 下午3:1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