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弘冀:比李煜优秀,有明君之资,可南唐的弱小让他失掉皇位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

李煜的这首绝笔诗,抒发了他身为亡国之君的痛苦和悲哀,饱含他对于故国的怀念,其中的凄楚不免让人心生同情,大有李煜实在不该背负着南唐后主重担之感。的确,李煜是一位优秀的词人,如果他不是皇帝的话,他的一生可能会焕发别样的光彩。

李弘冀:比李煜优秀,有明君之资,可南唐的弱小让他失掉皇位

其实,李煜本就不该是皇帝,他的性格和能力都注定了他不会是一位能够挽救国家于危亡的救世主,南唐的希望,本来是落在了另一个人的身上,他就是李煜的长兄李弘冀。

李弘冀是南唐元宗李璟的长子,他自出生就寄托着父亲的厚望。李弘冀这个名字来自于“东海鲤鱼飞上天,而烈祖果育于徐氏”和“有一真人在冀州,开口张弓向左边”的符谶。李璟希望儿子能够承佑,所以取名为弘冀。

李弘冀似乎是上天派来拯救摇摇欲坠的南唐的,他性格沉稳,有着出众的军事才能。后周攻打广陵的时候,吴越军趁机入侵常州,直逼李弘冀驻守的润州,情况危急。李璟认为李弘冀年少不堪大任,想要把他召回,但军队中的诸位将领认为李弘冀作为主帅,大敌当前时回去会对士气造成影响,李璟就将李弘冀留在了前线。

李弘冀:比李煜优秀,有明君之资,可南唐的弱小让他失掉皇位

这个时候李弘冀只有皇子的身份,在军中并无太多威望,将领们留他只是因为他是名义上的主帅又是皇族,可以稳定军心,可李弘冀的表现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李弘冀在全军面前表明了共守润州绝不独活的决心和勇气,他鼓励将士拼死一战,皇子舍生忘死,南唐军士气为之一振。李弘冀又马不停蹄地整顿军备,以待来犯之敌。

前军连续战败,李弘冀认为前线主将能力不行,他了解到都虞候柴克宏骁勇善战,所以推他为主将。众人都认为临阵换将并非明智之举,为了打消大家的质疑,李弘冀以性命作为担保,力排众议,把兵权交给了柴克宏。

柴克宏为李弘冀的信任所感动,他率军英勇作战,屡次破敌,不光守住了润州,还解救了常州之围,斩杀了数万敌人,并俘虏到十余位将领。诸将不知如何处理,李弘冀认为战事没有结束,不知前线战况如何,为了防止意外,下令将俘虏的将领全部在阵前处死,激发了将士们的士气。

战前能够积极应对,整顿军备;指挥临危不乱、沉着冷静;情况危急时敢于承担责任,大胆相信自己的判断,信任自己的部下;战斗中行事果断,不优柔寡断,李弘冀实在是一位出色将领的苗子,他不像是一位年少的皇子,倒更像是常胜的将军。

李弘冀:比李煜优秀,有明君之资,可南唐的弱小让他失掉皇位

李弘冀在润州和常州之战崭露头角以后,在军中的威望越来越大,参与了许多战役,并屡立战功,成为南唐的军事支柱。按理来说李弘冀身为皇帝长子,又有军功在身,能力出众,是最合适的太子人选,可实际上,李弘冀的太子之路却走得十分艰难。

元宗李璟的兄弟十分强势,他继承皇位以后,为了拉拢弟弟李景遂,封他为兵马大元帅,李景达为副元帅,并在父亲的宫前发誓,皇位以兄弟相传。所以李弘冀长大以后,就被外放到了东都扬州。叔叔李景遂为皇太弟以后,李弘冀又被封为燕王,徙镇润州,远离朝堂。

祸兮福所倚,远离朝堂中枢让李弘冀一度失去了争夺太子位的机会,但也让他得以在润州建立功勋。随着一次次战争的胜利,李弘冀在军中的威望超过了叔父李景遂,他的部下不断向李璟陈诉利害,请立李弘冀安定军心。

李弘冀是李璟的亲生长子,他自然是更中意立他为太子的,既然有军队将领给台阶,过去的约定也就不算数了。李景遂就算不愿意,也只能在威望甚重的李弘冀面前放弃皇位。后周显德四年(958年),李景遂回到封国,李弘冀因功立为太子,南唐完成了权力交接。

显而易见的是李弘冀远比弟弟李煜更适合当这个太子,他出众的军事才能让他成为南唐对抗日益强大的后周的唯一希望,这一点是喜欢舞文弄墨的李煜远远比不了的。可是荒谬的是,李弘冀莫名其妙地死了,李煜接了他的班。

李弘冀:比李煜优秀,有明君之资,可南唐的弱小让他失掉皇位

官方史书上记载李弘冀的死因是他杀了叔父李景遂,惹怒了父亲,逐渐失宠,后来梦见李景遂的冤魂向自己索命,惊惧而死。

这个说法有很大问题,李弘冀杀李景遂不假,但以他在润州的所作所为,他绝不是一个会被梦吓死的懦弱太子。而且李弘冀是李璟的儿子,李景遂只是李璟的弟弟,纵使兄弟感情深厚,李璟也不会为了一个弟弟去将一个寄予厚望的儿子打压致死。

李弘冀失掉皇位的真正原因恐怕与他杀李景遂没有关系,与李煜的不争更没有关系,幕后黑手其实是他们的敌人,后周。早在李璟即位的时候,南唐就已经向后周称臣,两国的实力完全不在一个水平。后周知道李弘冀的能力,他们当然不愿意南唐再出一位军事强人,阻碍后周的统一事业。

李璟曾多次表示想传位给李弘冀,但后周不许。皇位的传承本来是南唐自己的事情,但李璟担心会招致灭顶之灾,所以一味退让。李璟知道以南唐的实力,早晚是后周的囊中之物,所以他索性废了李弘冀,让性格敦厚善良但却懦弱的李煜来做这个接班人。投降保全李家,总好过以卵击石。

所以,李弘冀窝囊的死了,他死于南唐的弱小,他出众的军事才能,本来是强大南唐的希望,但他的父亲李璟担心这个希望会招致灾难,因此他宁愿扑灭这个希望。或许在李璟看来,早几年亡国,避免激烈冲突,要好过南唐和李家皇族葬身火海。

参考资料:

《南唐书》

本文来自:  薛明军 投稿,不代表【品历史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six.cn/4369.html

(1)
上一篇 2021年12月2日 上午10:02
下一篇 2021年12月8日 下午1:14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