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洞仙歌·冰肌玉骨》:全词为花蕊夫人摄一写真,摹景传情

  苏轼是北宋中期文坛领袖,在诗、词、散文、书、画等方面取得很高成就。文纵横恣肆;诗题材广阔,清新豪健,善用夸张比喻,独具风格,与黄庭坚并称“苏黄”;词开豪放一派,与辛弃疾同是豪放派代表,并称“苏辛” ;散文著述宏富,豪放自如,与欧阳修并称“欧苏”,为“唐宋八大家”之一。苏轼善书,“宋四家”之一;擅长文人画,尤擅墨竹、怪石、枯木等。那么下面品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苏轼的《洞仙歌·冰肌玉骨》,一起来看看吧!

  余七岁时,见眉州老尼,姓朱,忘其名,年九十岁。自言尝随其师入蜀主孟昶宫中,一日大热,蜀主与花蕊夫人夜纳凉摩诃池上,作一词,朱具能记之。今四十年,朱已死久矣,人无知此词者,但记其首两句,暇日寻味,岂《洞仙歌》令乎?乃为足之云。

  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绣帘开、一点明月窥人,人未寝,攲枕钗横鬓乱。

  起来携素手,庭户无声,时见疏星度河汉。试问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绳低转。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

  【赏析】

  这是一首凭想象写就的夏日乘凉词。它描绘了蜀主与花蕊夫人月下纳凉的情景。上片记人物、环境之清凉。这位“冷美人”肌骨像冰玉般莹洁、温润,自然清凉不流汗。“水殿”是建在池水上的明殿,晚风吹来,丝丝暗香弥漫。绣帘撩开一角,月光一点照进来,如置身殿瑶台的清虚之境,无一毫尘俗气。下片写蜀主和花蕊夫人到屋外乘凉。牵着白净的玉手,起来漫步在寂静的庭院,时而可见稀疏的流星渡过银河岸。不知过了多久,一个人低声问了一句:“不知是夜里什么时候了?”这时夜已到三更,月光淡了,玉绳星随着低转。屈指掐算,秋天何时来到,不知不觉,时光一年年就这么暗暗地溜走了。全词为花蕊夫人摄一写真,摹景传情,借幽美之月夜境象烘托美人之神韵,抒情蕴理,升华为人生哲理之感慨,既旷逸又深婉。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来自:  刘德永 投稿,不代表【品历史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six.cn/108925.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月15日 下午8:46
下一篇 2022年1月15日 下午8:4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