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延巳《南乡子·细雨湿流光》:此词并非咏草之作,而是写怨妇

  冯延巳(903年—960年),字正中,一字仲杰,南唐吏部尚书冯令頵之长子。其先彭城人,唐末避乱南渡,其祖父迁居于歙州(新安)休宁冯村(今安徽省休宁县冯村)。其父令頵追随南唐烈祖李昪,南唐建国后出任吏部尚书,安家于广陵(今江苏省扬州市),故史书称其为广陵人。他的词多写闲情逸致,文人的气息很浓,对北宋初期的词人有比较大的影响。宋初《钓矶立谈》评其“学问渊博,文章颖发,辩说纵横”,有词集《阳春集》传世。那么下面品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冯延巳的《南乡子·细雨湿流光》,一起来看看吧!

  细雨湿流光,芳草年年与恨长。

  烟锁凤楼无限事,茫茫,鸾镜鸳衾两断肠。

  魂梦任悠扬,睡起杨花满绣床。

  薄幸不来门半掩,斜阳,负你残春泪几行。

  【简析】

  此篇写怨妇,其中的高楼拥衾、对镜伤神,以及以草长喻怨深,均不足称奇。所可称奇者,在首句"细雨湿流光"。不同于深碧的夏草之色印更不同于枯黄的秋草之色衰,春天的草,轻盈青翠,清光流泛。蒙蒙细雨,虽能沾湿春草,却终不能掩抑流光。词人深见及此,奇才也。

  更奇者,这雨中的春草,正是怨妇的象征:情郎不至,怨矣,犹春草之见濡;虽则有怨,痴盼犹存,一如流光之依然闪动。

  词下片,便在证实这一点,寝前,她虽心事茫茫,梦中,她却任意驰想,直睡至杨花浮满绣床。她虽恨杀薄悻,那门儿却未紧闭,依旧为他留了半扇。

  其实,此词并非咏草之作,摄草之魂,正是为摄怨妇之魂。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来自:  徐成林 投稿,不代表【品历史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six.cn/107807.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月15日 下午8:37
下一篇 2022年1月15日 下午8:37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