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唐琬时,陆游是怎样的?,陆游与唐婉(唐婉钗头凤全文)

  说到陆游,大家都会想到什么呢?下面品历史小编为各位介绍一下相关的历史事迹。

  著名的爱国诗人陆游,在垂垂老矣时梦中仍“尚思为国戍轮台”、“铁马冰河入梦来”,在油尽灯枯时仍然对儿子说“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这样铮铮铁骨的一个硬汉,温柔多情的一面却都给了他的表妹唐琬。

  陆游出生于两宋之交,成长在偏安的南宋,民族的矛盾、国家的不幸、家庭的流离,给他幼小的心灵带来了不可磨灭的印记。秦桧因病去世不久,陆游就真正开始了他的仕途。最开始,由于陆游忠贞不二,且为人正派,敢于直言进谏,颇受宋高宗喜爱,一路升至大理寺司直兼宗正簿,负责司法工作。但是自古以来就是树大招风,陆游一路晋升,且一向为人过于耿直,得罪了当时的掌权者、高宗面前的大红人曾觌、龙大渊,从那时起,便开始了他颠沛流离、颇不顺意的官场之路。陆游一生唯一的一次亲临抗金前线、力图实现爱国之志的军事实践,就是在大三观一代的军旅生活。这段生活虽只有八个月,却给他留下了终生难忘的记忆。

  唐琬是郑州通判唐闳的独生女儿,母亲李氏媛,祖父是北宋末年鸿儒少卿唐翊。正是这种世代书香门第的浸染,唐琬也长成了当时小有名气的才女,文静灵秀且善解人意,与陆游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两人在一起也是顺其自然的事情。

  陆游的诗词多以豪放、爱国、军旅见长,而唐琬作为一位小才女,也是十分擅长诗词。他们常借诗词倾诉衷肠,二人吟诗作对,互相唱和,丽影成双,宛如一双翩跹于花丛中的彩蝶,婚姻生活的最开始就是一派的幸福和谐。两家父母和众亲朋好友,也都认为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于是陆家就以一只精美无比的家传凤钗作信物,订下了这门姻事。

  婚后的陆游、唐琬更是鱼水欢谐、情爱弥深,沉醉于两个人的天地中,把功名利禄抛置于九霄云外。新婚燕尔的陆游留连于温柔乡里,根本无暇顾及应试功课进仕为官。且唐琬与陆游婚后一年都迟迟未能有身孕,可以说是犯了古代人的大忌。陆游的母亲唐氏是一名典型的封建严母,她希望陆游不要整日沉迷情爱,希望陆游金榜题名、考取功名,希望唐琬本本分分地遵守“女子无才便是德”,并为陆游生下孩子。唐氏对当时的陆游、唐琬颇感不满,作为一位威严的母亲,她越来越觉得事情脱离她的控制,认为唐琬将陆游的前程耽误了,一怒之下让陆游休了唐琬。

  虽然陆游也曾另筑别院安置唐琬,但很快被唐氏发现,勒令他另娶王氏为妻。唐琬家人见陆游与王氏很快就育有一子,觉得若唐琬不尽快改嫁十分丢脸,于是就让唐琬嫁给了赵士程。两人分别结了其他姻缘之后,在沈园偶然碰面。在得到赵士程的允许之后,唐琬与陆游痛饮了一杯酒。待唐琬走后,陆游在沈园留下了一首读者心碎的《钗头凤》:“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字字恳切,令人心痛欲绝。

  唐琬在几年后重游沈园,见到陆游的题词,伤心欲绝,复回了一首《钗头凤》:“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自此词之后,唐琬一如她词作中所写,日日咽泪,积劳成疾,即便赵士程为她请遍名医,唐琬没过多久还是香消玉殒了。

  唐琬离世之后,赵士程只有三十多岁,却终身未娶妻纳妾,最后选择了报销国家、战死沙场。此时的陆游正经历官场沉沦,在得知唐琬的死讯后,陆游也是伤心欲绝,多次重返沈园怀念唐琬。在陆游鬓发花白的八十五岁,在对国家的热忱充满了他的内心的风烛残年,陆游将仅剩的最后一点柔情给了去世多年的唐琬,他在沈园饱含深情地留下了他对唐琬最深的思念:“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做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来自:  徐萌 投稿,不代表【品历史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six.cn/97622.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月9日 下午9:47
下一篇 2022年1月9日 下午9:47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