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首诗是一位皇帝的得意之作,但却被后人视为亡国之音

在中国古代擅长诗词歌赋的皇帝并不多,我们熟知的南唐国主李煜、北宋皇帝宋徽宗就是这古代皇帝里擅长诗词音律的佼佼者。但这两个人都来我们都知道他们都当了亡国之君,所以说艺术上的天赋并没有让他们成为一个合格的君王。

这次我们介绍的这个皇帝,他的诗词水平远不及李煜、宋徽宗。而且他流传下来的作品也不多,但却有一首诗成为被后人广泛流传。这首流传千古的诗便是《玉树后庭花》,这首诗的作者资格比李煜和宋徽宗要老的多,他就是南北朝时期陈国的最后一位国君陈叔宝。

这首诗是一位皇帝的得意之作,但却被后人视为亡国之音

《玉树后庭花》的原诗为:“丽宇芳林对高阁,新妆艳质本倾城。映户凝娇乍不进,出帷含态笑相迎。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这首诗是一首宫廷宴乐诗,诗词的大意就是主要是描述南陈国君陈叔宝的后宫妃嫔们的艳丽。从诗词之中我们大致也可以看出陈叔宝这个国君是是一个什么货色了。

这首诗是一位皇帝的得意之作,但却被后人视为亡国之音

陈叔宝在位的时候,陈国面临着空前的压力。因为北方这个时候已经完成了统一,与陈国南北对峙的是当时刚建立不久的隋朝。隋朝开国皇帝杨坚是个励精图治的皇帝,和陈叔宝相比杨坚几乎是一个不近女色的人。在杨坚的治理下隋朝的国力力压南陈,隋朝灭掉陈国统一天下可以说指日可待。陈叔宝继位的时候面对北方强大的隋朝非但不奋发图强反而自甘堕落,从他的《玉树后庭花》中可以看出,他是个极其好色的皇帝。他宠爱妃子张丽华以至于让张丽华在陈国只手遮天。在陈国但凡和张丽华沾亲带故的人都享受着荣华富贵,除了张丽华以外陈叔宝后宫受宠的美人还有孔贵嫔、龚贵嫔,王、李二美人,张、薛二淑媛,袁昭仪、何婕妤、江修容等。他穷奢极欲在后宫大盖楼阁,出了自己居住以外这些妃子们也都住在奢侈豪华的楼阁里。

这首诗是一位皇帝的得意之作,但却被后人视为亡国之音

陈叔宝作《玉树后庭花》将自己奢侈的后宫生活表达的淋漓尽致,这首诗完工之后他还命令宫女们传唱他的这首得意之作。陈国在陈叔宝的折腾下很快便被隋朝灭亡,隋朝大将韩擒虎攻占陈国国都时,陈叔宝在慌乱之中还不忘拉着两位心爱的妃子张丽华、孔贵嫔一起躲在宫中的一口井中。当俘虏陈叔宝的隋朝将士将陈叔宝及其妃子们从井里拉出时,陈叔宝还紧紧地抱着这两位爱妃以至于被隋军将士嘲笑。

这首诗是一位皇帝的得意之作,但却被后人视为亡国之音

《玉树后庭花》因为陈叔宝的影响力在一段时间里被广泛传唱,到了唐朝时这首诗依然没有被人们淡忘。晚唐诗人杜牧的代表作《泊秦淮》中有一句”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这里的”后庭花“便是指陈叔宝的《玉树后庭花》,陈叔宝当初的得意之作竟然会被后人视为亡国之音,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件极大讽刺的事情。

本文来自:  李锋 投稿,不代表【品历史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six.cn/92783.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月8日 下午6:17
下一篇 2022年1月8日 下午7:17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