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密斯派40辆坦克死守水门桥,宋时轮严令:不惜一切代价把桥炸掉

长津湖战役,遭到大败的美军陆战一师开始向南撤退!

从下碣隅里到古土里,各路撤退的美军,现在基本全部集结到了一起。

时任美军陆战一师师长的史密斯考虑到古土里比下碣隅里要小得多,这么多美军士兵挤在一起必然坏事,于是下令部队经由真兴里到兴南港,从海上撤退。

从古土里到真兴里,直线距离只有11公里,对于全副机械化武装的美军来说,这点距离根本不算什么,此地的海拔才是他们所担心的。这里海拔高度差有730米。

在其陡峭的山麓上,只有一条仅能供一辆汽车通行的小路,在这条小路的旁边还有一处高地——1081高地!

谁都知道,只要占领1081高地,就能封锁美军的退路。

事实上,当时我军早已派出部队占领了这个高地,但由于天气实在太过寒冷,且我军又没有足够的御寒设施,因此战斗还没开始,很多战士都被冻死了。

严寒的天气,连志愿军战士连拼死阻击的机会都没有给!

史密斯派40辆坦克死守水门桥,宋时轮严令:不惜一切代价把桥炸掉

志愿军第九兵团有史记载的有3个连队,成建制地全部冻死在阵地上,他们分别是:第二十军第五十九师117团2营6连、第六十师180团1营2连、第二十七军第八十师242团2营5连。

他们以战斗队形在自己的阵地上,坚守到了最后一刻,成为了悲壮、感人的——“冰雕连”。

因此,在实际的作战中,美军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了1081高地。

现在,美军陆战一师的全员撤退,只剩下了最后一道障碍——水门桥。

史密斯派40辆坦克死守水门桥,宋时轮严令:不惜一切代价把桥炸掉

图 | 美陆战一师从水门桥撤退

水门桥位于长津湖古土里以南6公里处左右,其宽度仅有8.8米,桥下是万丈深渊。

该桥是美军陆战一师撤退的必经之路,所有的人员、车辆、坦克都要经过这座桥。

跨过水门桥,再越过黄土岭,就意味着美军彻底逃离了长津湖地区,而前面又是一马平川的 平原地带,非常有利于美军机械化部队撤退。

所以,我军想要将美军陆战一师彻底歼灭在长津湖地区,就必须炸掉水门桥,以此来切断敌人的退路。

但美军又何尝不知道该桥的重要性?

为此,美军陆战一师后撤的先头部队就已经抢先一步驻扎在此,以一个营的兵力和40辆坦克严防死守水门桥。

一个要逃跑,一个要阻击,敌我双方此时已经严重认识到了水门桥,就是决定各自胜败的——生死之桥。

时任第九兵团司令员兼政委的宋时轮将军下达严令:即便是有天大的困难,也要不惜一切代价把水门桥炸掉,将美陆战一师阻隔在原地,予以全歼。

史密斯派40辆坦克死守水门桥,宋时轮严令:不惜一切代价把桥炸掉

图 | 时任志愿军第九兵团司令员的宋时轮将军

担任前两次炸桥任务的是志愿军第二十军第五十八师127团!

1950年12月1日,127团就派出工兵将水门桥炸毁,但两天后,美军的工兵又重新修建起了一座木头桥。

12月4日,该部又派出工兵炸毁美军刚修好的水门桥。但没过多久,美军的工兵部队又在原桥残留的桥根部,架设了一座钢制的M2车辙桥。

该桥主要由钢制和木制的车辙板组合而成,可以架设其30米到50米跨度,桥面可通行40吨的M26重型坦克。

看到敌人如此快速地架起水门桥,宋时轮有些着急了,因为战场瞬息万变,如果不能彻底炸毁水门桥,敌人就会安全从长津湖地区撤离。

为此,第二十七军第八十师组成了两个连队的“敢死队”,200多名志愿军战士,一人带着几十公斤炸药,迅速向水门桥赶去。

12月6日,战士们借着夜色向敌人发起了突击,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将美军二次恢复起的大桥连同基座全部炸毁。直到此时,宋时轮才认为:美军这次再也不可能通过水门桥了!

然而,这个身经百战的将军,还是低估美军的基建能力了!

史密斯派40辆坦克死守水门桥,宋时轮严令:不惜一切代价把桥炸掉

图 | 被炸毁的水门桥

水门桥第三次被炸毁后,美军陆战一师师长史密斯清醒地认识到:他们眼前这支由农民、工人组成的部队,有着超乎寻常的意志力和战斗力;他并不是要把美军从长津湖地区赶走,而是要将其全歼在此地。

想到这里,史密斯心底不由得泛起了一丝绝望。

但是,史密斯也很清楚,他率领的陆战一师,是自创建以来就未尝败绩的“英雄部队”,如果被中国军队全歼在长津湖,那美军陆战队,乃至是美国政府,将颜面无存。

为此,史密斯立即给上司发报,请求再次搭建水门桥,帮助陆战一师撤离长津湖。

美军高层闻讯后,立即星夜指派驻日本部队前往“三菱重工”,紧急加工出8套M2型钢木标准桥梁。

其实,重新搭建水门桥,只需4套即可,但考虑的空投的损失,所以美军陆战一师要求了8套!

史密斯派40辆坦克死守水门桥,宋时轮严令:不惜一切代价把桥炸掉

第二天,美军用C-119大型运输机将这8套M2型车辙桥组建,运往一千多公里外的水门桥上空,然后靠巨型降落伞将这8套、每套重达1.1吨的架桥钢材和所需木材直接空投到美军阵地。

当时,美国空军现有的空投降落伞能否承受如此重量还没有过先例,因此在正式进行空投前,美军先在南朝鲜的一个空军基地进行了降落伞载重实验性空投,结果钢制的组件在落地时发生了严重弯曲。

于是,美国空军要求从日本运来更大规格的降落伞!此时,美军后勤保障能力的优越性得到了充分地展示。

当天晚上,一支降落伞维修小组便带着更大规格的降落伞从日本抵达朝鲜的美国海军连浦机场,在海军陆战队空投排和美国第一水陆两用牵引车营100多名技术人员的配合下,连夜完成了空投实验,以及在古土里实施空投的一切准备。

史密斯派40辆坦克死守水门桥,宋时轮严令:不惜一切代价把桥炸掉

图 | 美军的大型运输机

12月7日9时30分,美国空军8架C-119大型运输机将8套钢制的M2车辙桥组件空投到了美军阵地,除了一套损坏,一套落到中国军队的阵地外,其他6套全部安全收回。

经过短短一昼夜的紧张施工,截止到12月9日下午四点,美军工兵又重新架起了一座桥梁。

从制作架桥材料,到架桥完成,前后不过两天的时间,这种先进的工业水平,着实让人望而却步。

所以你看,不是我军没有认识到水门桥的重大战略意义,而是美军的现代化工业水平,已经超出了当时中国军队的认知极限。

不过,在美军陆战一师过桥的那一刻,史密斯师长却突然犹豫了起来!

史密斯派40辆坦克死守水门桥,宋时轮严令:不惜一切代价把桥炸掉

图 | 时任美军陆战一师师长的史密斯

尽管现在水门桥重新建好了,但美军通过水门桥时,肯定还会遭到中国军队的伏击。

为了慎重起见,史密斯决定先派出一个小分队前去侦察,然后再让大部队视具体情况紧随其后。

果然不出史密斯所料,当美军这支小分队摸上水门桥对面的山头后,发现了志愿军的一个连队。不过,他们并没有向美军发起攻击,因为他们都已经被冻死了。

这是志愿军第二十军第五十八师的一个连队,百余名官兵呈战斗队形散卧在一条线上,每个战士紧握钢枪注视着前方,全部冻死在了阵地上……

战后,美国一位陆军记者曾这样写道:“这些中国士兵忠诚地执行了他们的任务,坚守阵地,无一生还。”

当天傍晚6点左右,美陆战一师幸存下来的一万多名官兵,及1000多辆坦克和汽车,在接应部队的掩护下,顺利从这座从天而降的桥梁上安全通过,迅速向兴南港撤退!

然而尽管如此,志愿军第九兵团依旧锲而不舍地追击。

但可惜的是,由于天气原因,以及美军轰炸机不间断地轰炸,使得志愿军的追击部队行进速度非常缓慢。

一路上,虽然志愿军第二十军余部仍穷追不舍,但第二十六军主力始终没有能够投入战斗。

直到美陆战一师通过水门桥后,第二十六军才匆忙赶到,而此时美军已经走远,我军想展开攻势,将其全歼,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史密斯派40辆坦克死守水门桥,宋时轮严令:不惜一切代价把桥炸掉

图 | 长津湖战役中的“冰雕连”

1950年12月24日,美军第十军从兴南港装船撤离,次日志愿军占领兴南,历时近一个月的“长津湖战役”正式落下了帷幕。

据战后统计,美军在长津湖地区受到了重创,其陆战一师满编人数2.5万人,战斗伤亡约7000人,其中被俘和失踪人员为2500人左右,冻伤减员达7300余人。

当然了,在此战中,我志愿军第九兵团的损失也同样不小!

据记载:志愿军第九兵团投入到长津湖战役中的兵力达15万人,其中战斗伤亡19202人,冻伤28954人,冻死4000余人,付出了难以想象的代价。

当然,造成我第九兵团损失惨重的原因是多重的,最直接的就是严寒天气和后勤补给。此外,敌我双方的武器装备差异,也是造成我军损失严重的一大原因。

但总的来说,在整个长津湖战役中,我军在战略上,还是取得重大胜利的。

史密斯派40辆坦克死守水门桥,宋时轮严令:不惜一切代价把桥炸掉

随着东线美军的败退,西线志愿军通过对美第八集团军展开猛烈进攻,取得了清川江围歼战的胜利,彻底粉碎了麦克阿瑟妄图在“圣诞节”前占领朝鲜全境,结束朝鲜战争的美梦,并一举将美军全部赶回到“三八线”以南,扭转了朝鲜战局。

虽然第九兵团未能在长津湖一战中全歼美军,且冻死冻伤万余人,但我志愿军官兵身上那种“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以及超越生命极限的信念,却是值得后世称颂和弘扬的。

就连毛主席也评价说:志愿军第九兵团此次在东线作战,在极困难的条件下,完成了巨大的战略任务。

1952年9月,第九兵团从朝鲜胜利回国,车行驶到鸭绿江边时,司令员宋时轮让司机停车!

他下车后,朝着长津湖方向默立良久,然后脱帽弯腰,深深鞠躬。而当他抬起头来时,已经是泪流满面,不能自持。

史密斯派40辆坦克死守水门桥,宋时轮严令:不惜一切代价把桥炸掉

长津湖一战,让我军深刻地认识到:现代化的战争,除了坚定的信念和不惧牺牲的勇气外,决定胜负的因素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比如武器装备、后勤补给、机动能力等等。

从武器装备上来说:当时,美军天上有飞机,地上有大炮、装甲车、坦克;而我军只有步枪、机枪、手榴弹和爆破筒,就连基本的迫击炮,对于我军来说也是难得的重武器。

长津湖战役中,由于天气原因,我军很多武器装备实在运不动,所以很多时候,连手榴弹都成了“重武器”。

从后勤补给上来说:美军靠在阵地构建的有临时机场,战斗机、轰炸机、运输机可以说是有求必应、有应必到,随时随地都能为部队提供补给,保障每个美军官兵在枪林弹雨的阵地上都能吃上热食,在严寒中也能睡上鸭绒袋。

而反观我军则不然,第九兵团进入东线作战后,基本没有补给供应,战士们仅靠身上的单衣抵御着零下三四十摄氏度的严寒。

饿了、渴了就随手抓起一把白雪充饥止渴,偶尔还能得到几个冻得像石头一样的土豆,但得将它放在胸膛或腋下,才能勉强使其变软。

从机动能力上来说:在此次战役中,美军的协同和接应部队行动非常迅速,而我军增援部队则因受到美军轰炸机的阻拦,大路无法行进,只能在山里转。

但因为没有向导,加上朝方提供的地图又不准,因此导致经常迷路,以致贻误战机。

史密斯派40辆坦克死守水门桥,宋时轮严令:不惜一切代价把桥炸掉

尽管如此,我志愿军官兵英勇奋战,不畏牺牲的精神,确实是值得我们每一个人称赞和学习的。

在战场上,指战员亲率战士奋勇拼杀的场景随处可见,还有一些战士跑得鞋都掉了,但仍在继续冲锋……

虽说此役中我军伤亡惨重,原本拟定在长津湖地区围歼美军陆战一师的计划又没有实现,还让其有计划、有接应地撤离了;

但历史证明:我志愿军官兵在极度严寒和饥饿中,凭借着“小米加步枪”,打出了我中国军人的威风,更打出了令世人瞩目的英雄主义气概。此次战役,让全世界都见识到了我人民军队的强大!

以至于在战后,陆战一师师长史密斯都曾感叹道:“长津湖战役,是钢铁部队在和钢铁人作战。”

还是那句话: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罢了!文章的最后,让我们一起为长津湖战役,以及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的志愿军官兵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吧!

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最可爱的人”!

本文来自:  叶亚文 投稿,不代表【品历史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six.cn/572.html

(0)
上一篇 2021年11月22日 下午3:16
下一篇 2021年11月22日 下午3:1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