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殊《木兰花·燕鸿过后莺归去》:全词言外颇含愤世嫉俗之意

  晏殊(991年—1055年2月27日 ),字同叔,江南西路抚州临川县(今江西临川)人。北宋政治家、文学家。晏殊以词著于文坛,尤擅小令,风格含蓄婉丽,与其第七子晏几道被称为“大晏”和“小晏”,又与欧阳修并称“晏欧”。后世尊其为“北宋倚声家初祖”;亦工诗善文,其文章又能“为天下所宗”。 原有文集,今已散佚。存世作品有《珠玉词》《晏元献遗文》《类要》残本。那么下面品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晏殊的《木兰花·燕鸿过后莺归去》,一起来看看吧!

  燕鸿过后莺归去,细算浮生千万绪。长于春梦几多时,散似秋云无觅处。

  闻琴解佩神仙侣,挽断罗衣留不住。劝君莫作独醒人,烂醉花间应有数。

  【赏析】

  燕过莺归,象征春事衰残,“细算”句反思一生,无限感触。紧接以“春梦”喻其短,以“秋云”状其幻,浮生好比春梦,再长又能有多少岁月,好似秋云倏忽散逝无处寻觅。换头连举两则男女相知相慕故事,愿她像闻琴夜奔的卓文君,解佩相赠的江妃二女,和我结成神仙一样的伴侣,然而挽断她的罗衣,也留不住她的离去。伊人飘然远去,似是为情场伤离、艳遇幻灭而发。收拍以纵情醇酒为解,以“独醒”为戒,劝君不要作独自清醒人,清醒梦破更伤心,应该在有限的浮生,烂醉在花间春梦里。言外颇含愤世嫉俗之意。全词首尾感慨深沉,中间多用比兴,叹春梦短暂、知音不留、好事成空,行间回荡不平之气,岂诗人借芳草美人为载体,而别有寄托欤!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来自:  赵鹏 投稿,不代表【品历史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six.cn/108966.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月15日 下午8:46
下一篇 2022年1月15日 下午8:4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