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铸《绿头鸭·玉人家》:全词虽写柔情蜜意,却不露骨

  贺铸(1052~1125),北宋词人,字方回,又名贺三愁,人称贺梅子,自号庆湖遗老。汉族,出生于卫州(今河南省卫辉市)。出身贵族,宋太祖贺皇后族孙,所娶亦宗室之女。自称远祖本居山阴,是贺知章后裔,以知章居庆湖(即镜湖),故自号庆湖遗老。那么下面品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贺铸的《绿头鸭·玉人家》,一起来看看吧!

  玉人家,画楼珠箔临津。托微风彩箫流怨,断肠马上曾闻。宴堂开、艳妆丛里,调琴思、认歌颦。麝蜡烟浓,玉莲漏短,更衣不待酒初醺。绣屏掩、枕鸳相就,香气渐暾暾。回廊影、疏钟淡月,几许消魂?

  翠钗分、银笺封泪,舞鞋从此生尘。任兰舟、载将离恨,转南浦、北西醺。记取明年,蔷薇谢后,佳期应未误行云。凤城远、楚梅香嫩,先寄一枝春。青门外,只凭芳草,寻访郎君。

  【赏析】

  此词为怀恋京都艳妓之作。上片回忆与京都艳妓之恋情。“玉人家”四句描绘词人所恋“玉人”居处环境的华丽艳冶;“临津”,表明临近汴河舟船渡口,故词人经过渡口而巧闻“彩箫流怨”,竟与词人马上羁旅曾听到的断肠凄哀之音一样,遂发生共鸣,以箫音结情。“宴堂开”二句写词人赴妓院,开宴堂,寻觅玉人,在艳妆的丽人丛里,竟从“调琴思”而“认歌颦”,辨认出那位“彩箫流怨”的歌舞妓。“麝蜡”七句则写歌宴后,词人与玉人闺中燃香饮酒,更衣就寝之情事。下片写离别后情景和相约的盟誓。“翠钗”二句写离别后,她了无情绪,厌歌弃舞,以致“舞鞋生尘”,继而写她将满腔离恨随着词人的兰舟“转南浦、背西曛”,漂泊江南,传达出玉人心牵魂系词人之旅踪,真是万里情深呵!“记取”三句写词人记住临别约言,期待明年重逢之佳期,莫误“行云”欢会。“凤城”二句嘱离京遥远的词人,请他返京之前,先采折香嫩的“楚梅”,向京都“先寄一枝春”,以慰我相思离苦。“青门”三句相约明年佳期,我将去京都东门外“寻访情郎”,意即亲赴东门外寻访、迎接词人的返归。全词叙事有始有末,篇幅虽短却曲折波澜。写柔情蜜意而不露骨,可说是本词一大特点。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来自:  陆辉 投稿,不代表【品历史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six.cn/108554.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月15日 下午8:43
下一篇 2022年1月15日 下午8:4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