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英《莺啼序·残寒正欺病酒》:本词以开阔之境写长恨之情

  吴文英(约1200年—约1260年),字君特,号梦窗,晚年又号觉翁,四明(今浙江宁波)人。南宋词人。吴文英作为南宋词坛大家,在词坛流派的开创和发展上,有比较高的地位,流传下来的词达340首,对后世词坛有较大的影响。那么下面品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吴文英的《莺啼序·残寒正欺病酒》,一起来看看吧!

  残寒正欺病酒,掩沉香绣户。燕来晚、飞入西城,似说春事迟暮。画船载、清时过却,晴烟冉冉吴宫树。念羁情、游荡随风,化为轻絮。

  十载西湖,傍柳系马,趁娇尘软雾。溯红渐招入仙溪,锦儿偷寄幽素。倚银屏、春宽梦窄,断红湿、歌纨金缕。螟堤空,轻把斜阳,总还鸥鹭。

  幽兰旋老,杜若还生,水乡尚寄旅。别后访、六桥无信,事往花委,瘗玉埋香,几番风雨。长波妒盼,遥山羞黛,渔灯分影春江宿。记当时、短楫桃根渡,青楼仿佛。临分败壁题诗,泪墨惨淡尘土。

  危亭望极,草色天涯,叹鬓侵半苎。暗点检、离痕欢唾,尚染鲛绡,亸凤迷归,破鸾慵舞。殷勤待写,书中长恨,蓝霞辽海沉过雁。漫相思、弹入哀筝柱。伤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断魂在否?

  【赏析】

  此词为梦窗词集中的名篇佳作。全词四片,前两片写生离,后两片写死别。首片描述清明春寒袭人,残春柳絮添愁的景象和词人病酒醉眠,羁情游荡的伤春恨别之情。二片追忆客游西湖十载间与情侣的艳遇欢情。三片写别后重访西湖,以“事往花萎、瘗玉埋香”之暮春风雨葬埋残花景象,隐喻情侣遭不测风雨而亡逝的悲剧。“记当时”四句写重过桃根渡诀别之地,重访青楼题诗破壁,寻贾泪墨残痕。以“惨淡”二字传达出词人睹物怀人的伤情之痛。四片哀悼情侣离魂。“危亭”三句慨叹岁月流逝,鬓发半白,年老愁深。“暗点检”四句写词人重访青楼,寻觅情侣遗帕之泪迹唾痕,以“迷”、“慵”二字写孤凤之迷路不返,离鸾之孤残不舞,暗喻人亡镜破,不复团聚。“殷勤”七句申发悼亡之痛:欲寄相思书信以诉长恨,人间与幽冥如隔茫茫大海,鸿雁难渡:欲借哀筝之怨曲以吐相思,招离魂,然而,断魂缥缈,难以觅寻,徒增哀痛,流露出伤离悼亡,绵绵无绝之长恨。本片以开阔之境写长恨之情,又是“暗点检”,又是“漫相思”,最后以招魂古曲收束全词,更显沉郁凝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来自:  张耀发 投稿,不代表【品历史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six.cn/108228.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月15日 下午8:40
下一篇 2022年1月15日 下午8:4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