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沂孙《天香·孤峤蟠烟》:为歌咏龙涎香以寄托身世悲感之作

  王沂孙工词,风格接近周邦彦,含蓄深婉,如《花犯·苔梅》之类。其清峭处,又颇似姜夔,张炎说他“琢语峭拔,有(姜)白石意度”。尤以咏物为工,如《齐天乐·蝉》、《水龙吟·白莲》等,皆善于体会物象以寄托感慨。其词章法缜密,在宋末格律派词人中是一位有显著艺术个性的词家,与周密、张炎、蒋捷并称“宋末词坛四大家”。那么下面品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王沂孙的《天香·孤峤蟠烟》,一起来看看吧!

  孤峤蟠烟,层涛蜕月,骊宫夜采铅水。汛远槎风,梦深薇露,化作断魂心字。红磁候火,还乍识、冰环玉指。一缕萦帘翠影,依稀海天云气。

  几回殢娇半醉,剪春灯、夜寒花碎。更好故溪飞雪,小窗深闭。荀令如今顿老,总忘却尊前旧风味。漫惜余薰,空篝素被。

  【赏析】

  此词为歌咏龙涎香以寄托身世悲感之作。上片写采制龙涎香的过程。“孤峤”三句描绘出一幅峭岩高耸,波涛层叠的奇绝辽阔的海域景观,点明龙涎香产地及特征,渲染出海峤的奇幻色彩和采香的月夜景观。“夜采”句写鲛人从骊龙洞窟采集铅水一样的银色龙涎,暗示龙涎采离“骊宫”清泪晶莹,暗寓了词人对故国的眷恋。“汛远”三句写制香,从海槎乘海上风潮远去,继而将龙涎香和蔷薇花露研为粉尘,化作心字篆香。“红磁”四句写燃香,点出龙涎香制成各种精巧形状,眼望缕缕翠烟碧影之萦绕,词人顿时联想到“孤峤蟠烟”在海天辽阔的峭岩烟云蟠绕的景象,写出龙涎香直至焚毁亦眷恋“骊宫”故地的本性。下片转入对当年焚香的回忆,感念撩人心旌的旧事。“几回”四句追忆昔日“故溪飞雪,小窗深闭”的夜寒时刻,看玉人娇慵半醉剪碎灯花的温馨的情景,然而“更好”者乃是与玉人共同品味那龙涎香令人断魂心醉的香韵,它为情侣欢会增添了无限缱绻的氛围。“荀令”四句以荀彧“至人家坐幕三日香气不歇”的典故,隐喻自身虽已“顿老”衰颓,将尊前旧时风情趣味全已忘却,唯独没有忘却龙涎香韵。“漫惜”写徒然地恋惜当年留下的余香。玉人渺然,龙涎香消,惟残“余薰”,亦令词人弥足珍惜,将素被覆于昔日薰香之竹笼,犹望残香余韵之尚存。然而往事长逝而不返,怅惘哀痛,令人深思。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来自:  邢肖红 投稿,不代表【品历史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six.cn/108024.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月15日 下午8:39
下一篇 2022年1月15日 下午8:39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